fablabfbi | 2015-05-20

自造者撬动未来门(转载)

自造者撬动未来门(转载)

新探险时代或许正拉开帷幕。多个世纪以来,探险家们孤身上阵,在君王、政府或宇航局的赞助之下跋山涉水,探索宇宙的奥秘。现在,该轮到你上场了。

原文 网址

如今,廉价无人机、月球车、手机卫星和四轴飞行器现身车库,数量达到空前之巨。这些装满传感器和微型计算器的工具意味着,你可以独自展开探空、地球和海洋的探索之旅。

开源潜水装备OpenROV便是其中一款工具,引领人们探索水下王国。从200多艘迷你OpenROV潜入澳大利亚和南极洲海底开始,Co.Exist便一直关注着OpenROV的发展动向。OpenROV背后的公司由埃里克·斯塔克波尔(Eric Stackpole)和大卫·朗(David Lang,来自旧金山海湾区)携手创办,最近刚从True和SK风投公司筹得130万美元的风投基金。

在True风投公司合伙人乔恩·卡拉汉(Jon Callaghan)看来,对类似OpenROV的公司进行投资,正是当今经济环境中风投公司需做之事。用卡拉汉的话说,这可以支持“创始人放胆去做,”即便水下无人机的市场并不十分庞大。

除了研发OpenROV,朗还写了名为《Zero to Maker》的书,讲述了自造者运动(maker movement)中他的个人经历。不久前,朗接受了Co.Exist的电话采访,谈及私人探险的未来、最新一代的OpenROV迷你潜艇,以及自造者如何重建未来。

2015-0917-zz02

Co.Exist:迄今为止,OpenROV潜艇到过哪儿?
大卫·郎:南极洲、弗罗里达和南加州海面、墨西哥、澳大利亚和欧洲。OpenROV鲜少出现在非洲和亚洲,希望这一点能有所改变。

人们都如何利用OpenROV?
最常见的有两种:一,人们觉得拥有自己的水下潜艇很酷;二,人们居住附近有类似洞穴的地方,这时OpenROV就派上了用场,“我想探索这地方很久了!”这是最常见的情况。

最新一代的OpenROV有何不同之处?
新版OpenROV正像我们一开始想开发的工具,旧版OpenROV看上去反而像新的……这是唯一相似的一点。对于新一代OpenROV,我们采用了新电池、新电池组设计、内部控制器板以及耐用性更强的聚丙烯外壳。除此之后,还安装了先进软件和新的道具,光是道具便将性能提升了200%。
自去年起,OpenROV的愿景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确实发生了变化,最初,我们开发这款工具只是为了自己。为了将工具研发出来,我们必须建立社区,邀请他人加入项目。
我们发现,协作探索是非常强大的方式。或许,当拥有足够的人才全身心投入研发,我们压根就不需要研究基金的赞助。我们感觉自己已见到新未来的曙光,探索宇宙不再只是专家的事,公民也能参与其中。
我们偶然进入了“异次元”,发现了这个新未来。

你觉得对于专业探索人员而言,OpenROV扮演了什么角色?
不必感到惊讶,许多科学家开始将其看作极具潜力的工具,这不仅仅是指OpenROV潜艇,更指整个研发社区。天文领域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几十年来,天文学家携手平民科学家做出不少非凡成就。
我们希望OpenROV能成为水下探索界的“多布森望远镜”(Dobsonian telescope,举足轻重的开源望远镜设计项目,因为这个项目,成千上万的公民参与到天文学的探索之中)。

为何筹集风投资本?
我们碰上了乔恩·卡拉汉,他同样对探险满怀激情。与True风投的合作,会将公司的发展带到新的水平,我们可以做得更多、更快。硅谷有许多人就解决难题大发言论,但鲜少人能获得投资人的支持。因此,我们很兴奋能与风投公司共事。
OpenROV的发展似乎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尤其对风投公司而言。你觉得是否需要取得一定的财政收益?
我不知道。我们认为,探险领域存在着大机遇。我们正利用技术做一件大事,但不想具体定义这件事来限制自己。我们下定决心要把握机遇,OpenROV的使用者形形色色,各种各样。

那么目前,你们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卖潜水艇呀,大哥,当然是卖潜水艇!这不是什么秘密行动,我们以高于成本的价格将潜水艇卖出。但自造水下潜艇,并非OpenROV令人兴奋的方面。
更重要的是,我们试图将探险民主化,试着将探索变成每个人都可以做的事——这种好奇心是人类的根本属性。我们因而开发了各种新工具。
这正是自造者运动的关键,人们厌倦于当被动的消费者,想自行创造发明,想探索和见识世界。自造者运动是一个大趋势,在我看来,这种趋势不会随时间而淡去,因为它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芸芸众生中,每个人都在找寻人生的意义,自造者运动是少数能赋予生命意义的事情。OpenROV是自造者运动的一部分。

直至目前,《Zero to Maker》的市场反应如何?
非常不错!人们知道自造者运动,但不了解这是每个人都能参与的事情。
如今,将梦想变成现实并非遥不可及,要跨越的鸿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小。虽说许多人的工作都是盯着电脑屏幕,但发明制造东西是人类无法抑制的渴望:我们是工具制造者和工具使用者,这可以开拓小小屏幕之外的大世界。

写这本书时,是否遇到过有趣人物?
书中充满了有趣人物,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是托马斯·思伟茨(Thomas Thwaites)。他本人非常亲切,他那烤面包机的故事也非常美妙。我最欣赏的是他清楚表明,没人能完全靠自己制造出一台烤面包机。
一直拖累着我的是什么?我既非技术专家又非能干之人。
我们要说的不是在DIY,而是DIT:Do It Together(携手合作)。深入探究这一点时,我曾想,“天啊,我必须自己来。”自造者运动更多的是一种创新,与他人携手共创未来,而不是被动地接受未来。

文/Michael J. Coren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