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2015-11-15

第一届古村大会即将启动 (转载)

第一届古村大会即将启动 (转载)

原文:网址

中国青年报报讯(记者夏瑾)由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古村之友全国古村落志愿者网络等单位,联合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古村大会”,将于11月19日~21日在浙江乌镇举行。

古村大會:網址

大会将以“保护与活化”为主题,邀请住建、国土、农业、文化、旅游、建筑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和实践者进行研讨和分享。大会分为主旨演讲和专题分享,另设4个分论坛,分别从“古村+政策法规”、“古村+旅游与艺术”、“古村+互联网与创客”、“古村+乡土文化与社会组织”等议题展开探讨交流。

据悉,中国古村大会主体会议拟每年举行一次,其远景目标是将古村大会由探讨古村保护与活化重要事务的话语平台,逐渐发展成为深度介入事务解决进程的实体组织,实现传统乡村物质与非物质要素的保有与传承的最终目标。


据了解,随着古村的演变和发展,包括学术界、文化界、民间团体等社会各界纷纷开始关注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问题,相继开始了各自的行动。古村大会发起人表示,希望通过大会把各方资源联盟结合起来,为古村落群体搭建思想交流平台。

当谈到古村的现状与发展时,罗德胤表示,古村保护与活化的工作需要联动起产业、策划、规划、建筑、景观,尤其文化创意力量对古村活化的作用。社会组织作为古村保护与活化过程中的缓冲池,可以弥补市场所不能服务到古村的风险,具有突出意义。

古村之友创始人汤敏有也表示,中国古村大会传承着几代古村保护和乡村建设人的精神和使命。从梁思成、陈志华、阮仪三、冯骥才、张安蒙等多位为古城古村呼吁行动的前辈,从梁漱溟、晏阳初、费孝通、温铁军、孙君等前辈的百年乡建梦,感谢今天中国社会进入城乡共荣的时代,庆幸有互联网让一个个零散的力量可以快速团聚起来做出不俗的成绩。

据了解,中国古村大会属于开放性大会,是一个非政府、非盈利性的社会组织,着重探索中国古村落保护与活化的热点问题,缔造国内顶尖的新锐思想圈,成就中国古村保护发展间最权威、最具影响力的智力机构和合作平台。

大会主席吴必虎告诉记者,中国古村大会主体会议拟每年一届,其远景目标是将古村大会由探讨古村保护与活化重要事务的话语平台,逐渐发展成为深度介入事务解决进程的实体组织。最终将整合资源,从规划、设计、原料、开发、生产到整合销售渠道,形成良性经济生态圈,最终实现传统乡村物质与非物质要素的保有与传承的最终目标。


網址: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5-05/05/c_134211138.htm

新华社上海5月4日电(记者张建松、金正)“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的乡村景象,是许多人挥之不去的记忆。记者采访了解到,有一批“古村创客”,挥别城市繁华回到农村,用知识和智慧再造故乡。

“筑峰建岭”的事

1998年从西北建筑工程学院毕业的陈江峰,如今在上海开设了设计工作室。他的祖籍在山西省昔阳县界都乡长岭村——一座有辉煌历史,有寺庙、祠堂、票号、镖局、戏班,出过国子监、拔贡、贡生的古老村庄。13岁以前,陈江峰在长岭村长大,他经常听长辈讲祖先的传奇故事,也接受了好多传统教育。

长大以后,每次回到村里都是满满的亲和满满的情,机缘巧合我上大学学的是建筑学专业,更觉得老家是那样的美。但是每次回去看到村里建筑破败、文化断档,特别是村民的精神状态,让我心情沉重,特别伤心、痛苦、纠结。”陈江峰说。

从上大学起,陈江峰强烈地感到要给长岭村做点事情。2009年,当自己的事业有所起色时,他和两名同乡商定共同出资为村里办庙会、唱一台大戏,让村民热闹一下。那时的长岭村已有20多年没有办过传统庙会了。

“从父老乡亲的言行、欢声、表情,我深深感受到大家对这种活动的强烈渴望、对传统的深深眷恋。闭幕晚会上,我们20多个小学同学在台上合唱《小草》,台下的人都跟着我们一起唱起来。当时的那个场景,现在仍让我感动掉泪。”陈江峰说。

唱大戏的成功,让陈江峰保护古村的个人情怀变成了村民的集体意识。

在村长劝说下,陈江峰牵头召集全村的父老乡亲,集资修缮了破败不堪的关武庙,出版了《古村长岭》一书,又整修了村里的官坊(革命烈士纪念室)。在全体村民共同努力下,2014年长岭村开始申报国家级传统古村落,得到当地政府支持。

如今,村民盼望陈江峰回来带领他们一起建设长岭村,陈江峰也决定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故乡建设。“古村落保护是一件‘筑峰建岭’的事,只有筑人心、筑精神、筑信仰、筑文化,才能筑建筑、筑生活、筑美丽乡村。期待古村落的明天更美好,期待中华文化传统发扬光大,这个事情我们义不容辞。”陈江峰说。

采用“中医疗法”

坐落在湘南山区的潭南村,是个有600多年历史的王氏族居村。从那里走出来的王文,如今是温州一位青年企业家,他还兼任着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一职。参加工作20年来,为了心底那份浓浓的乡土情结,王文时常扛着相机走访乡村,用镜头和文字记录古村落的岁月变迁。

“城里人到乡村会觉得很新鲜,但对有农村生活经历的我们却不一样。现在的乡村已经和儿时的记忆越来越不是一回事了,劳动力流失严重、田园土地荒芜、文化乡礼褪变、生活生产状态异化……只有帮助发展村落产业,激活古村造血功能和机制,才能真正保护古村落。”王文说。

为了系统研究和探索古村落保护发展,王文出资成立了中国古村落专委会温州研究所,整合各方面的特聘专家,开展试点研究。温州永嘉县岩龙古村,是“利用产业发展,打造活态古村”的试点项目之一。一年多时间里,他带领不同专业团队,二十余次进驻岩龙,召开座谈会、开展深度调研、进行策划规划,与村干部、县政府交流沟通。不仅对接落地政府支持项目,还对老屋使用、环境整治、产业发展、民俗节庆制定修复方案,甚至自费对村落土壤进行化验检测,以科学规划农业种植。此外,他们对本地及周边地区的众多古村落,进行保护发展咨询工作。

王文说,很多古村落保护过于强调短期结果、看重政绩。其实,古村落保护应当采用“中医疗法”要对每一个古村落的症状深度挖掘梳理,循序渐进地辨证施治、对症下药。农业始终是农村的根,只有让村民与政府、专家、社会机构形成合力,将传统农业与新兴产业有机融合,才有可能帮助古村真正活起来。

为了让家乡更精彩,2014年从上海师大旅游学院毕业的刘立斌,回到江西萍乡成立旅游公司。他组织江西籍在外的设计人士及志愿者回家,帮助村民保护老房子,同时决定以“养生+文创+休闲度假+耕读书院+民艺民俗活化+农产品电商”多种模式,带领村民致富。

“对于中国人来说,乡村是什么?乡村是城市人的外婆家。我们希望看到一个个平静、恬淡、勤劳、厚道的乡村,而不希望看到镇镇都有开发区,村村都有董事会,户户都是农家乐。”刘立斌说,“我相信,只要有越来越多像我这样从农村走出去的大学生,带着所学的知识和智慧回到家乡,走村入户为父老乡亲出谋划策,家乡一定会建设得更好,城里人回来一定能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古村 – 创客基地”

从四川达州渠县后河村考上北京大学的汤敏,是村里人眼里的“金凤凰”。大学毕业后,汤敏在城市里做过很多工作,最终决定听从内心召唤,发起成立“古村之友”古村落保护与活动促进中心,已吸引全国2000名热爱古村落的志愿者参与

“保护古村落,需要政府、企业、村民、社会组织等多方形成合力。”汤敏说,“古村之友”立足于帮助更多热爱古村落、立志于保护古村落的志愿者成为“古村创客”。他们当中有背井离乡在外打拼、无法在大城市扎根而选择回归的;有不喜欢城市生活而将视角投向古村落的、有梦想的年轻人。

目前,“古村之友”在浙江桐庐和广州增城建立了两个“创客基地”,开设创客讲堂,因地制宜探索开发产业,得到当地政府支持。汤敏认为,古村落的可持续发展是一件商业和公益同时兼顾的事业。“古村创客”可分为“公益创客”“商业创客”两类,“公益创客”主要从事公益支教、建筑修缮、社区营造、农民培训等工作;“商业创客”的工作范围涉及民宿、旅游、手工艺、有机农业和农产品微商等。

“古村之友”的探索刚起步,汤敏充满信心。他说:“纳入国家名录的古村落毕竟有限,如果能探索一条让社会组织、社会资本的力量都能充分发挥作用的新路,在我国形成一支庞大的古村创客大军,我相信每一个古村落都会活下去,并且活得很精彩。”

“保护古村落,我们要从根本上摆脱一些习惯性认识。例如认为农业文明是过时的文明,是需要淘汰的文明。事实上,中国的农业文明是不断与时俱进的文明。从城市回到乡村的古村创客们,赋予古村落以新的生机与活力,让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共鸣,将古老村落融入现代文明的风景。对此,各地政府应予以大力支持,让古村落成为回乡青年的创客基地。”东南大学古建专家朱光亚教授说。

相關網站:

(27)